【绿茵史记】第一篇林皇本纪

【绿茵史记】第一篇林皇本纪

【绿茵史记】第一篇:林皇本纪

而今之铁锤帮,正朝欧冠区策马奔腾,若在往日,定有人曰:世无英雄,遂令竖子成名。

然铁锤帮中有大英帝星林加德,风评遂更,众皆称善。

正是:脚下生风一条龙,天猫回旋身破空,闲庭信步1v6,何用虚名称英雄。

林加德,柴郡人也,字皇。初起时,正值成人加冕。驭法兰西黑马波巴,携莫里森力夺青年足总杯,头角崭露。

林加德少时,天赋异禀,误入红军,不成,转投红魔。后日,林加德忆此旧事,评曰:“利记虽强,然吾心向魔,不足学,学皇道。”

于是弗爵乃教林加德秘法,林加德大喜,略知其意,又不肯竟学。弗爵与左右常言:“此子良实,志虑忠纯,虽喜言好动仍可倾心辅之。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”

艺竟,召其入伍,后遣之赴蓝狐锤炼。待返,又遣伯明翰。当是时,林加德年少,为此大惑,不明弗爵用意,诺诺从之。然暗下决心龙潜海角,伺机而动。

数日后,林加德于伯明翰头仗阵斩四球,天下惊。再返红魔,又遭外遣,如此反复四进四出,方立足。

然弗爵退位已两年余,红魔邀天选穆帅未成,复请荷兰范厨出山,山河动荡,朝不保夕。

适逢蓝军登顶,林加德俱观。曰:“彼可取而代之也。”范厨掩其口,曰:“毋妄言,安心跑圈!”亦以此奇林。

林加德长五尺有余,有勇力,善奔跑,眉宇藏尽锋芒而瞳内锐气外见,范厨遂委重任。

是年足总杯,红魔鏖战两场平定铁锤帮,又食太妃糖,进军温布利。与伦敦之王水晶宫隔岸对望。

比利时蓬蓬头与法国战神攻上中二路,连击而不得,中军罗霍反遭突袭负伤,水晶宫气势渐起先下一城。舞王帕杜以为红魔不足忧,乃据守三区,危急关头马塔一击中的,救红魔于水火。

各自退兵后,范厨恼,苦思破敌之策。

林加德跻身曰:“今红魔围水晶宫于温布利,跑圈已是下策,当疾引兵渡河,小胖击其内,吾击其外,破水晶宫必矣。”

红魔众将惊,遂从之,皆补水,丢毛巾,合围高呼,以示士卒必死,无一还心。

于是至则围亨西尼,乱战,势如潮水,呼声动天,水晶宫城前风声鹤唳,人人惴恐,莫敢轻心。

彼时,不传将军瓦伦西亚自斜侧杀出,破敌右军后又遭阻截,只见林皇绕敌阵前虚晃一脚,挽起队袖,叫一声:“着!”

正是:开弓如秋月行天,箭去似流行落地。一箭正中水晶宫球门,遂破,凯旋。

左右皆惊,齐声喝彩,舞王失色,范厨大喜。

红魔穆氏元年,林加德位极,已初悟皇道。欧联杯、联赛杯、社区盾杯连战连捷,与之对者,皆溃。

后红魔广开门路,宰相三德觅上古神兵三叉戟,穆曰:此三子天纵之姿,然锋锐未开,不足兴!三德惑, 穆笑曰:汝莫慌,吾已成竹在胸。

旦日,密会林皇于卡林顿,拜戟把上将军。

次年,红魔势起。然时运不济,蓝月悬空,兵多将广,披坚执锐,诸侯军皆畏其锋芒。

夫搏牛之虻不可以破虮虱,红魔亦承其弊,霸业未成。

穆三年,殚精竭虑致方寸大乱,谋未定而身先动,嗔言诳语频出,引魔将波巴、马夏为内鬼。内则嫌隙丛生,外则一蹶不振,红魔疲敝。

是时,率军临安菲尔德。夫天之亡魔,是攻亦诛,守亦诛,进退维谷。林皇见,不忍,乃欲死战,然穆据守不出,遂败遭逐。

穆三年后离红魔而去,红魔又拜索肖为帅,其少入红魔终成传奇,承弗爵一脉。初见林皇,不日即登师门,因其不知何用,林皇困顿,亦不知何为。

林加德仓皇之间,未得法门。

戟把上将军报魔无门,终日放浪形骸,寄情女色。索肖思复,偶召之,然不知林皇尚可用否,遣其领军,战蓝车。

奈何林加德久疏战阵,双股虽可夹已不足奔,遭黑衣人辱,天下笑之。

是夜,喟然长叹曰:吾常球不离身,髀肉皆消。今不复射,髀里肉生。日月若驰,老将至矣,而功业不建,是以悲耳。

又复一载,二十九战无所获,似是虎落平阳,龙困浅滩。

世人以“仁”讥笑之,孩童见之亦唱:闷头跑兮赛木桩,戟不利兮把(儿)也凉。把(儿)即凉兮又奈何,零皇零皇奈若何!

至索肖二年末战,蓝狐引铁骑下关,用长竿挑着蓝帻,至梦剧场搦战。

青木、波巴、拉师傅皆不敌,林皇腾身而起,请战。

索肖帐下已无可用之将,遂重拾林皇,“正欲赠酒以壮胆气”,林皇斜眼望之曰:区区蓝狐,草芥尔,去去就来。

霎时,众魔迷听得阵前鼓声大振,喊声大举,正欲探听,鸾铃响处,马到中军,林皇提蓝狐之头,掷于地上。其酒尚温。

后人有诗赞之曰:提刀蔑笑震皇权,策马扬鞭平三关。林皇停盏施英勇,酒尚温时斩蓝狐。

坊间如临新岁,争相传之。

索肖三年,红魔霸业初见,虽力不及蓝月红军,然较之早年亦可算拨乱反正,是谓正途。然林皇愈不受用。

时逢球王迁都,竟有蜚语曰:球王有法可破万敌,然不善奔,林皇善奔然无窍,何不引球王入红魔,遣林皇为其坐骑?遇战则负其上阵,待奔至敌将阵前,放之可斩!

众人引为绝技,大肆传之,无人顾林皇颜面。

辛丑年岁初,莫耶斯差人自雾都送信与林皇,共谋铁锤霸业。索肖欣然允之,林皇亦坦然赴约。

临别,与军中将士曰:吾入红魔至今廿一岁,身不知几战,所击者服,亦尝败绩,本欲取皇位而待之。然今卒困于此,此吾之道也,非红魔之罪。今赴雾都,愿诸君快战,圆吾半生所想。

今林皇赴雾都已三月有余,红魔势起,铁锤势亦起。世人复又惊呼林皇,叹,悠悠众口,亦北风过草尔。

史曰:皇道多艰,此艰不足为外人道也。是故天下大势,分而难合,合如痴梦。自上古贝马之争,延至罗尼、齐祖。菲戈未尽,然小罗卡卡又各承天下,此后双骄争锋,口舌之争愈烈。今林皇出,天下合,乃亘古未有之奇象。

呜呼,一人之力,千万人之心也。使双骄各据一方,亦不足以拒林,使林皇复今之猖狂,则递一世可至万世而为皇,谁得尔反呼?

后记:本文纯属娱乐,国学功底有限,写的一般,各位将就看看吧。可能的话会续写几篇,下期预告:绿茵史记第二篇齐祖本纪

(晓晓晓晓航丶L    易水寒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